关灯
护眼
字体:

都市神医

第846章 府内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于是,两人便离开别墅,向着韩泰成堂叔的家中走去。

    路上,叶无天随口问道:“你叔公修为如何呢?”

    韩泰成遗憾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叔公他原本有着不错的修道资质,只是因为年轻的时候急于求成,最终导致经脉受创,修为也一直停滞在天境前期。见修道无望,他便潜心钻研诅咒之术,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解开这个困扰我韩家数代的诅咒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天妒英才啊,但愿你叔公能在有生之年完成这个愿望。”叶无天说道。

    韩泰成笑了笑,说道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接着,想了想,又道:“对了神医,既然这中医讲究的是经脉和穴位,你是不是有办法替我叔公将受创的经脉修复呢?”

    叶无天愣了愣,说实话,要修复对方的经脉并不是什么难事,只是对方乃是天境强者,一旦自己动用元气,那必然会被察觉,到时候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

    当然,身为神医,叶无天也不好随口拒绝,所以也只能模棱两可地说道:“在没有经过检查之前我也不好断定,毕竟你叔公是因修练而造成经脉创伤的,自然与一般伤经痛骨不同。”

    韩泰成点头赞同道:“神医说得是,那呆会就麻烦神医替我叔公检查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。”叶无天爽快答应道,旋即又问:“对了韩先生,我看你们这府里守备这般森严,不知我平时出来走动会不会受到限制?”

    “神医若是想要出来散步可叫上我,我陪你一同走便是。”韩泰成说道。

    叶无天眼珠子一转,说道:“其实是这样的,我平时有晨跑的习惯,而这几天天气这么好,早上不出来跑跑总感觉浑身不自在,若是每天叫上韩先生,那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韩泰成沉思片刻,提议道:“要不这样吧,今天我带神医在府里转一圈,顺便和各处的守卫打个招呼,这样以后神医出来晨跑也就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韩先生了。”叶无天笑道。

    韩泰成摆摆手,说道:“哪里哪里,说起来我还得感到惭愧,神医能屈身来到府上,原本应该给予你优厚的招待,没想到却给你带来这么多的不便。”

    “韩先生不必在意这些细节,我也只是个粗人,只要给我口饭吃,给我张床睡就足够了。”叶无天客套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看得出,神医并非贪财之人,这一点倒是让我相当敬佩。”韩泰成真诚地说道。

    叶无天呵呵笑道:“钱财之东西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所以也没必然太过看重,人生在世,能够潇洒走一回也便足以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像神医这样的平凡人也能看透这人生之道,就连我这个修道之人都是望尘莫及啊。”韩泰成赞赏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韩先生过奖了。”叶无天随口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一边聊一边在府里闲逛起来,沿途之中韩泰成事先向路上的守卫打了声招呼,让叶无天混个脸熟。

    而叶无天一边与韩泰成闲聊,一边观察着沿途的环境,虽然韩府内修为最高的只有天道中期,但他仍然没敢贸然将精神扩散开,毕竟他对这修道还没有过深的了解,自然得谨慎一些。

    韩府里的守备依旧森严无比,给人一种大敌当前的紧迫感。

    韩泰成带着叶无天在府里逛了大半圈,唯有北面靠山的一片区域没有进去,而这片区域的守备要比其他地方更加森严。可想而知,这里一定是韩府的军事重地,没准那个祖祠就在这片区域里。

    在府里逛了一圈后,韩泰成带着叶无天来到府邸西部的一座庭院门前。

    在进门之前,韩泰成向叶无天提醒道:“神医,这院子里的东西不要随意触碰,很多都是师叔的实验品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叶无天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韩泰成这才带着叶无天向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这院子里看起来十分寻常,除了一些花花草草之外,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。不过当叶无天散开精神力一番探测才发现,院子里很多花草都有着微弱的力量波动,这种波动与阵法禁止有些类似,却又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观察了片刻,叶无天便将精神力收回,跟着韩泰成走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“你们老爷在家里吧?”韩泰成向一名侍女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他在书房。”侍女回答道。

    韩泰成回头向叶无天说道:“叔公他平时一般都呆在书房里,我们直接去书房找他吧。”

    叶无天点了点头,然后跟着韩泰成来到二楼的书房门前。

    韩泰成抬起手敲了敲门,喊道:“叔公,是我,泰成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房里响起一老者声音。

    韩泰成推开门,向叶无天邀请道:“神医,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叶无天迈步走进书房。

    一进门,便闻到一股浓郁的书香气息,再放眼看去,整个书房里几乎堆满了书,看起来就跟仓库似的。就在这些书堆的中央,摆着一张书桌,桌前坐着一白发白须的老头,他手里捧着一本砖头一般厚,看似十分陈旧的古书,正聚精会神的看着。

    韩泰成关上门,向叶无天介绍道:“神医,这位就是我叔公韩中山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前辈。”叶无天礼貌的行礼问候。

    韩中山头也不抬,随口说道:“随便坐吧。”

    叶无天向四周一扫,大为汗颜,因为这房间里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椅子。

    这时,韩泰成上前提醒道:“神医,在这些书上随意就座便是。”

    叶无天点了点头,随便找了一堆书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后片刻,韩中山放下手里的书,抬头向叶无天打量了一圈,眼里闪过一丝讶色,旋即扭头向韩泰成问道:“这位就是你昨天说的神医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叔公。”昨天韩泰成来这边借书的时候,曾向韩中山提及过叶无天。

    韩中山又向叶无天看去,问道:“听泰成说你是学中医的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叶无天回答道。

    韩中山点头赞道:“据说这中医乃是极为深奥的学术,很多人终其一生也难有成就,而你年纪轻轻便有这么高的造诣,真是难得的青年才俊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夸奖。”叶无天谦虚道。

    韩中山又问道:“昨天泰成过来借书的时候,说侑佳的病跟她体内的诅咒有关,可否请你详细解说一番。”

    叶无天能够从韩中山这番话中听出一丝怀疑的味道,其实仔细想想也不难理解,眼下韩家大敌当前,而他又恰巧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韩家,并且涉及到诅咒方面的事,难免会叫韩家人心生警惕。

    面对韩中山的质疑,叶无天从容回答道:“确切的说,韩小姐的病与她体内的诅咒是没有任何关系的,不过若是能够解除她体内的诅咒,将她经脉疏通,这样对治疗以及往后的恢复会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见两人仍是一脸疑惑的样子,叶无天又进一步解释道:“韩小姐的病是由神经与肌肉接头处传递功能障碍所引起,要靠外力将传递功能恢复是十分困难的,而若是韩小姐能够进行修道,或许就可以靠自身的道力进行自我恢复。”

    听叶无天这么一解释,韩中山心中的质疑倒是消除了一些,他点着头说道:“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,修道者有道力护体,一般是很少得病的,只可惜要解除这诅咒,并非如想像中这般简单啊。”韩中山说着又是一阵叹息,他潜心钻研数十年,可还是没能找到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叶无天又说道:“中医的针灸之术讲究经脉和穴位,以我对人体经脉的了解,就算无法解开你们韩家的诅咒,要疏通韩小姐一人的经脉也未尝不可能。只是眼下我对韩小姐体内的诅咒了解甚少,所以也无从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叔公,这次我请神医过来,也正想叫他替你治一治当年修练时受创的经脉。”韩泰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体内经脉受创严重,而且都已经这么多年了,哪能这么容易治好。”韩中山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他眼里仍然有着那么一丝期盼,纵是年数已高,他仍是期盼能够继续修练。

    叶无天笑了笑,说道,“不管能不能治,我先替前辈把一把脉吧。”说着便起身走到书桌前。

    韩中山伸出右手摆在桌上,叶无天抬指按在他的脉搏上,片刻诊断后,收回手说道:“前辈体内受创的经脉应该位于任脉上,从下脘穴到中脘穴这一段经脉。”

    见对方这般简单一检查便准确道出了自己体内的受创经脉,韩中山即是惊诧,又是激动,“没错,正是这一段经脉,不知神医可有办法医治?”现在他也对叶无天的神医身份深信不疑了。

    “中国有句俗话,世上只有想不通的人,没有走不通的路,同样的,这世上没有治不了的病。不过前辈经脉已受创多年,如今创伤已经十分顽固,恐怕需要花费点时间才能治愈。”叶无天说得倒是冠冕堂皇,不过若是不动用元气,他还真没办法将韩中山体内受创的经脉恢复。而他现在这么说,也只是缓兵之计,等偷到祖符之后,他就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了,哪还管得了这么多。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