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都市神医

第847章 请教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对于叶无天说的话,韩中山似乎已经深信不疑,“不知神医可否说一说具体的医治方案?”

    “暂时就以按摩配合中药进行治疗。”叶无天简单地说道。

    韩中山迫不及待道:“那现在就开始治疗吧。”

    叶无天点头答应道:“当然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要按摩,是不是需要我躺下来呢?要不我就躺在这桌子上好了。”韩中山自顾自的说着,也不等叶无天答应,他便将桌上的书籍收拾起来,然后干脆的躺了上去。

    见对方这般心急的样子,叶无天无语的吩咐道:“前辈请把你的衣服掀起来吧,掀到胸口位置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韩中山立马照着叶无天的吩咐,将衣服掀到了胸口位置,问道:“这样就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”叶无天说着便取出四枚银针,十分利索的插落在下脘、建里、中脘、上脘四个穴位上。

    由于无法调用元气,他也只能不停的转动这四枚银针,以激活这四个穴位。

    几分钟过后,他将银针收回,然后用适中的力度对这段经脉进行按摩。

    整个治疗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,完成按摩后,叶无天收回手说道:“可以了,这第一次按摩治疗不适宜太久,往后再慢慢加长。”

    韩中山在桌子上坐了起来,整好衣裳,然后试着调动体内道力在这段经脉上游走了一遍,面露喜色,惊叹道:“真的比以往通畅多了,神医的医术果然是出神入化。”

    叶无天笑着摇摇头,说道:“前辈谬赞了,现在是因为刚刚完成按摩,所以才会觉得通畅,过不了多久又会慢慢淤堵,毕竟你这经脉已属于顽固性创伤,不可能一次治疗就见效的。”

    叶无天这番话并未打击韩中山的信心,他依旧兴奋地说道:“不管怎样,总算是见到了效果,神医,那下次按摩治疗是什么时候呢?”

    叶无天回答道:“下次的话,一个星期后吧,呆会我给你开些疏经活络的中药,这些中药有助于按摩效果的维持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神医了。”见识了叶无天的医术后,韩中山的态度明显变得恭敬起来,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架子。

    接着,叶无天又转回正题,说道:“前辈,那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。”

    韩中山将之前的话题理了理头绪,问道:“神医的意思是想要了解更多关于诅咒的知识,然后结合中医的经脉理论,来疏通侑佳体内封堵的经脉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正是这个意思。”叶无天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之前韩中山并不相信叶无天有这等能力,而眼下见识了叶无天的医术后,他也就深信不疑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神医觉得可行,那就一定行得通,只不过这诅咒之术就跟你学的中医一样,是一门相当深奥的学说,三言两语是说不清的。更何况神医未曾接触过修道,恐怕得从基础开始学起。”韩中山说着又转眼一想,提议道:“要不这样吧,反正神医要在府里久住,不如慢慢跟我学吧。”

    叶无天一阵汗颜,他打听这诅咒乃是为接下来的盗符做准备,而这盗符行动必须赶在韩家和组织开战前执行,哪有时间跟这老头慢慢学习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既然这么说了,他也不好拒绝,思量片刻后他提议的:“要不前辈今天先概括的跟我讲解一下这诅咒的相关知识,然后再拿些书籍让我回去自学,若是遇到不懂的,我再来请教前辈,这样也就不会耽搁前辈太多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韩中山想了想,点头答应道:“这样也行,那么今天我就大概的跟你讲解一下诅咒的知识吧。”说着,他将脑子里那繁杂的知识梳理了一通,然后开始讲解道:“这诅咒种类繁多,形式千变万化,小到瞬息之痒,大到血统遗传。像我们韩家所遭受的也正是血统诅咒,这是一种极度邪恶的诅咒,当然施咒者也同样得付出惨重代价。当年那个敌人便是以自己生命为代价,以血化咒,方才施展出这般强大的血统诅咒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血统诅咒会永远遗传下去吗?”叶无天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任何诅咒都不存在所谓的永恒,这血统诅咒也是一样,至于能够遗传几代,那就得看施咒者的道力了,而以当年那个敌人的道力来看,恐怕我韩家还有好几代得遭受这等折磨。”韩中山神情黯然,对他韩家来说,这确实是个惨痛的代价。

    接着,韩中山又跟叶无天讲解了许多诅咒方面的知识,并为叶无天解答了一些疑惑。

    见时候差不多,而韩中山仍然是滔滔不绝,叶无天便道:“前辈,要不今天就讲到这吧,一下子讲得太多我也消化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这诅咒学知识面广,内容繁杂,一时半会也说不完。”韩中山说着站起身,从身后的书堆里翻出几本发黄的破旧古书,递向叶无天,说道:“这几本书讲解得比较到位,正适应你这样的新手阅读,你先拿去看吧,有不懂的随时可以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叶无天上前接过书籍,感激道:“多谢前辈耗费时间为我解疑。”

    韩中山摆摆手笑道:“神医客气了,我的经脉还指望着你疏通呢,所以你用不着跟我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前辈拿张纸过来吧,我给你留个药方,到时候你去抓些中药,记得要坚持每天服用。”叶无天叮嘱道。

    而韩泰成又起身道:“叔公,要不我替你去抓药,到时候再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过两天就是你叔婆的忌日了,我正好要前去祭拜,到时候顺便去城里抓药便是。”韩中山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叔公,要不我陪你一起去祭奠叔婆吧。”韩泰成又提议道。

    韩中山摇摇头,说道:“不用了,每年不都是我一个人去的嘛,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韩泰成也就没再坚持。

    接着,韩中山找来了纸笔,叶无天给他留了一张药方,然后就和韩泰成告辞离去。当然这张药方他并不是瞎写的,虽然无法替韩中山将经脉治愈,但多少也能缓解他经脉的创伤。

    回到韩泰成家后,叶无天先是替韩侑佳做了简单的治疗,其实也只是做给韩泰成夫妻看的。

    治疗结束后,叶无天便回到房间,开始钻研韩中山给他的那几本诅咒学书籍。

    正如韩中山所说,这诅咒学涉及到的知识面极广,甚至连中原的阵法学也有触及。而韩侑佳体内的血统诅咒正与这阵法学有相关的联系,只可惜叶无天对阵法学没什么研究,所以对于韩智妍和韩侑佳身上的诅咒,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……

    红衣执事很快便将韩家所有天道强者的资料整理起来,送到了一代吸血鬼手里。

    一代吸血鬼仔细翻看着手里的这些资料,而红衣执事又在一旁提醒道:“一代大人,韩府这些天道强者平时很少出门,不过庆幸的是,过两天便是韩中山妻子的忌日,他每年都会准时前去祭拜,我想这一次也不会例外。再加上他只有天道前期的修为,应该正是下手的最佳人选。”

    一代吸血鬼已经将资料翻到了韩中山那一页上,仔细看了一遍后,他点头道:“那就拿他下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那我这就下去准备。”言毕,红衣执事转身退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叶无天便出门在府内溜达起来,既然都说了有晨跑的习惯,那自然得装模作样的出来跑两圈,顺便也好熟悉熟悉府内的环境。

    尽管府内四处都是守卫,不过整座府院仍然显得十分清静,几乎听不到丝毫吵杂之声,对修行之人来说,这种环境都是最为适宜修练的。

    叶无天并未在府里溜达太久,示意性的转上一圈后便回到韩泰成家。

    刚走到庭院门口,正好碰见韩泰成从庭院里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叶无天,韩泰成笑呵呵地问候道:“神医刚晨跑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韩先生,这么早要上哪去呢?”叶无天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有个族会,因为要提前准备一些东西,所以早点赶过去。”韩泰成回答道。

    叶无天转眼一想,问道:“那韩中山前辈要去参加会议吗?”其实他并不在意韩中山去不去开会,而只是想借此问来摸清有哪些人参加会议。

    韩泰成自然不知道叶无天这一问的真实用意,所以随意回答道:“这次会议比较重要,地道修为以上的族人都得参加,神医是要去找叔公请教问题吗?”

    叶无天笑了笑,说道:“是啊,昨天看书的时候遇到了不少的问题,正打算呆会去向他请教呢?不知道这会议何时会结束?”

    “至少也得半天时间吧,要不神医就下午再去找叔公好了。”韩泰成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韩先生你赶紧过去吧。”叶无天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韩泰成说着便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叶无天站在原地沉思起来,眼下恰逢韩家家族会议,倒是个盗取祖符的大好时机。

    当然,在行动之前,得先搞清楚会议的地点,寻思了片刻,他快步朝别墅大门走去。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