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都市神医

第848章 变故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回到别墅,金仁英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本女性杂志,叶无天想了想,走上前去,说道:“韩夫人,刚刚听韩先生说今天早上你们韩家要开族会。”

    金仁英放下手里的杂志抬头笑道:“是啊,不过都是他们那些修道者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议大概什么时候开始呢?若是还有时间,我打算去向韩中山前辈请教一些问题。”韩泰成夫妻俩都聪明的很,若是直接问会议地点,她难免会生疑。

    “听泰成说,好像是早上九点开始吧。”金仁英回答道。

    叶无天点了点头,道:“这么说我现在去找韩中山前辈还来得及了。”

    金仁英又说道:“是啊,泰成他要准备一些东西,所以提前过去,其他人应该没这么早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先回房准备准备,呆会就去找韩中山前辈。”叶无天说着便往自己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他走到窗前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道,韩家这次族会一定和韩智妍的事情有关。其实对叶无天来说,这般突然展开行动确实有些仓促,毕竟他现在连祖祠的具体位置都还不清楚,更不知道祖祠里守备如何,而最主要的是,他还没想到办法应付祖符上的诅咒。

    在这诸多因素的影响下,这次的行动可谓是风云莫测,到底能否成功盗得祖符,也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不过,正所谓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如今组织那边失去了韩智妍这个人质,应该很快就会对韩家发起进攻,所以像眼前这样的机会恐怕是不会再有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策划了许久,直到八半点的时候他才出门。

    因为族会还有半个小时便要开始,所以走在路上可以陆陆续续的看到一些人向着同一个方向行去。这些人都是修道者,修为也都在地道之上,可想而知,他们必然是前去开族会的,从他们前进的方向便可推断出会场的大概位置。

    在府里转了半圈后,叶无天已经基本确定,这会场应该位于府邸的中央区域,与北部区域有一定距离,正适宜行动。

    等九点钟的时候,路上已经不再有人走动,叶无天依旧慢悠悠的闲逛着,看起来就像是在散步一般。

    很快他便走到了靠近府邸北部的那条街道,既然地道以上修为的韩家人都已经开会去了,那他也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散开精神力进行探测。

    随着精神力的散开,府邸北部区域尽收眼底,叫叶无天意外的是,在最北端靠山的一片区域,精神力竟然无法探入,仿佛是被阵法禁制给隔绝了一般。而在其余可以探测的区域内,似乎并未看到祖祠,也就是说,这祖祠很可能是位于那片精神力无法探测的区域里。

    对叶无天来说,这可不是什么好结果,眼下,无法用精神力探测,也就没办法知道祖祠里的守备情况,而若是强行闯入的话,必将遇到许多不确定因素。更何况他现在还不知道这层隔绝精神力的结界到底是什么力量,如果也是某种诅咒的话,那就相当棘手了。

    就在叶无天凝眉寻思对策之际,忽然,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突兀的在耳畔响起:“你是什么人?窥探我韩家祖祠有何目的?”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可把叶无天吓出一身冷汗,他条件反射般惊慌的收回了精神力,再左右环顾,没见有人,慌忙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一路疾行,很快回到了自己房间,直到将房门关上,他整颗心还是“砰砰”狂跳,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。

    靠在门上喘了几个粗气,等紧绷的心稍稍缓和了些,他慢步走到窗前,暗暗思量道:“刚刚那个声音就和元神传音类似,看来一定是某位天道强者向我发来的。”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叶无天顿时有种身陷虎穴的危机感,他赶紧将精神力散开百米,观察起来。可是,许久也不见府内有任何动静,这一点让叶无天大为费解。

    “既然韩家已经有人发现了我的举动,按理说应该会马上有所行动才是,可是都这么久了,也没见一点反应,这实在有些诡异。”叶无天皱着眉头喃喃说道,再仔细一想,很快发现其中的蹊跷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只有拥有元神体的人才能施展元神传音,而这韩府里应该不可能有人修练出元神体,难不成刚刚给我发来传音的,是祖祠里某个阴魂不散的家伙?”虽然这个猜测有些荒唐,不过在叶无天看来,还是有很大可能性的。

    本来雷魂对这种鬼魂和元神体类的东西是十分敏感的,只是他目前正处于闭关修练之中,叶无天也就没去打搅他。

    又沉思了片刻,叶无天长叹一口气,将散开的精神力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正所谓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,既然他们没有动作,我也犯不着担惊受怕。反正以我的实力,就算打不过,要脱身还是没问题的。”想到这些,叶无天也就没再多虑,伸了个懒腰,走到床前,在床上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惊吓可没有将他的贼心吓倒,风头一过,他又开始琢磨起盗符的计划。

    眼前这族会的大好机会已经错过,这样的机会显然不会再有第二次了,再加上这祖祠神秘莫测,实在不适宜硬闯,所以叶无天果断放弃潜入祖祠盗符的想法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进祖祠盗符,那么也就只能坐等祖符自个儿出来了,若是平常时候,这祖符决然不会离开祖符。不过,眼下韩家大敌当前,一旦组织发起进攻,韩家必然得动用祖符,到时候等韩家将祖符从祖祠里取出来,再趁火打劫,这样既免除了潜入祖祠的风险,又省去了寻找祖符的麻烦。

    制定好行动计划后,叶无天从床上坐起,拿起一本诅咒学的书籍看了起来,现在他得尽量多学习一些有关诅咒的知识,以便在关键时刻能够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这一天韩府一如既往的平静,而韩泰成开完会回来后,仍旧和叶无天有说有笑。显然叶无天的身份还没有暴露,这就更叫他怀疑,早上那个声音很可能真的是韩家祖祠里某个韩家老祖宗发出来的。同时他也庆幸自己没有硬闯韩家祖祠,要不然鬼知道会发生什么灵异事件。

    又是一天过去,韩家依旧是风平浪静的样子,但实际上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般平静,这一点从韩泰成那阴翳的脸上便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韩泰成虽然什么也没有说,但叶无天很清楚,这次的族会乃是韩家的战前准备,也就是说,韩家已经在准备与组织开战。

    这一整天,韩泰成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而就在傍晚时分,他把叶无天叫到了客厅,金仁英也在,三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韩先生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在沙发上坐下后,叶无天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打算给侑佳换个地方养病,所以提前和神医你说一下。”韩泰成说道。

    叶无天眉头隐隐一皱,若是换地方的话,他的盗符计划必然会受到影响,对他来说,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韩先生,这府里挺不错的,为何要换地方呢?”虽然早知道原因,但叶无天还是随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最近我韩家遇到了一点麻烦,神医你也看到了,这两天府里的气氛挺紧张的。我让你们离开,也正是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。”韩泰成解释道,而事实上,对他韩家来说,这次的劫难就与百年前的那次大劫一样,很可能会让他韩家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叶无天转眼一想,说道:“可是我还有许多关于诅咒方面的问题得请教韩中山前辈,要不你先安排韩夫人和韩小姐过去吧,我迟两天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太危险了,神医还是早点离开吧,其它的事以后再考虑便是。”对韩泰成来说,叶无天的安危便是他女儿的安危,所以他自然不会让叶无天留下来冒险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叶无天也是心知肚明的,他知道自己再怎么坚持也很难留下,最后也只能无奈地问道:“那你决定什么时候安排我们走呢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越早越好,地方我都已经安排妥当了,要不明天一早就走吧。”韩泰成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?”叶无天有些汗颜,旋即转眼一想,说道:“在临走之前,我想向韩中山前辈请教一些问题。”他也确实是有些问题要向韩中山请教。

    “明日叔公他得去祭拜叔婆,恐怕得到中午才能回来。”韩泰成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明天下午再走好了。”叶无天说道。

    韩泰成想了想,点头答应道:“那好吧,明天早上我先送仁英和侑佳过去,神医你下午再过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决定好之后,叶无天回到房间,在床上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,又打断了他白天刚刚制定的计划,眼下离开已成必然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可不会真的跟金仁英母女去避难,至于接下来该怎么走,他暂且还没有明确的计划,看来也只能随机应变了。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